|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宁波企业网 » 资讯 » 创业故事 » 迈克尔·斯宾塞:机器正在取代人 冲击劳动密集企业

迈克尔·斯宾塞:机器正在取代人 冲击劳动密集企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4-01  来源:宁波企业网  浏览次数:6

  【本期导读】随着 “反全球化”浪潮开始在美国和欧洲肆虐,二战以后建立的世界秩序面临重构,传统模式下的经济增长模式面临着严峻挑战。这一切反映出当前世界发展怎样的现状?如何突破当下发展的桎梏,科技的进步又将给世界带来怎样的明天?特朗普炮轰中国抢走了美国制造业工人的饭碗,事实真的如此吗?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将一一为您解答。

  【本期嘉宾】迈克尔·斯宾塞,200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同时担任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研究生院管理学名誉教授和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核心观点】二战以后建立的全球体系正在崩溃,机器取代人的技术革命正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对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会产生重要影响。而这一点也使得制造业工人丧失了谈判的权利,尤其是对于中下技能的工人。而与此同时,政策并没有跟上这样的变化,使得人们反精英,反全球化。如果政府能够设计出来政策对人们进行保护,让他们能够参与进来,保持欧洲人所说的社会凝聚力的话,就能够在最大程度上能够加速这一再平衡的进程。

  第二节 迈克尔·斯宾塞:机器正在取代人 将冲击劳动力密集型企业

  金融界:这种趋势是如何形成的?又将会带来什么影响?

  迈克尔·斯宾塞:数字经济正在加速影响我们的经济结构。而且随着人工智能的突破,正在进一步加速这种影响,这会使得我们看到之前的一些增长模式,比如新的分配效应的出现。

  数字技术将在劳动力替代方面产生重要影响。MIT(麻省理工学院)曾经有分析团队做过研究,以美国工作就业的目录测量过可能会被数字技术取代的职位。

  现在已经有很多信息的处理不用人工了,以前的帐簿都是由人来做,现在都已经被机械替代了。在全球化和技术发展的过程当中,有这样的重叠,有的时候很难把两者完全区分过来。

  有一个数据值得关注:制造业领域500万—600万的工作岗位在2000年以后开始急剧下降。

  这是劳动力市场正在发生的变化。劳动力市场是有技能的人来组织的,人力资本在其中积累,在一段时间里面突然你可以看到需求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供应侧没有赶上需求侧的变化。也许之后如果你有技能的保障体系来讲,可能会帮助供应侧能更好地赶上需求侧的变化,但是确实是现在需求侧的变化要快于供应侧。

  金融界:人是否有一天会被机器替代呢?

  迈克尔·斯宾塞:以亚马逊仓库的自动化流程为例,自动化流水线每天可以处理2500万个包裹,这并不是什么高科技,就是一个电脑把整个的供应链给整合起来了,电脑知道这个库存在哪儿,然后就告诉这个机器人(行情300024,买入)提货。这里面只有一个人工作,人需要做的是把这个东西进行包装扫描,然后就把它放上传送带,之后会有自动的系统再接管,所以你可以看到这里面真的是需要高的自动化。

  我也跟这些专家进行了沟通,认为这唯一的一个人最终也会被机器替代。可以看到现在这种系统里面不需要人了。这并不是什么花哨的人工智能,它已经是非常高效的,而且并不是劳动密集型的运行体系。你可以看到这个是物流交付领域的自动化(当然不是制造领域)。

  另外一个例子,现在有一种机器人可以辨别颜色,这种功能5年以前是做不了的。但是现在机器人都变了,机器人可以有视力,它可以分清药丸颜色,并且非常准确的放到不同的瓶子里,这是人类不能媲美的。它实际上是有学习和感应能力的,让这个机器人能够进行电子的组装,富士康将不得不购买大量的机器人,以后苹果的供应链不会是劳动力密集型了,最后就可能用机器人来替代了。

  第三个例子,3D打印技术使得任何东西都可以打印,而且这种技术如果成本足够低的话,它可以定制。而且不像普通的供应链根据预测的需求进行交付,会产生因为预测的不准确而形成库存。3D打印可以根据当地定制,针对实际的需求来生产。

  我举例子是为了说明,这些技术里面现在都没有劳动力需求。却有对供应链的再配置的需求,而这一点对不少发展中国家会提出新的挑战。

  以美国为例,在未来20年内,美国贸易部分将不会再创造就业。也就是说,制造业在下降,服务业在上升。

  但同时,制造业、工业就业在丧失,但并没有丧失增长,它的增加值反而上升了,它的速度、增加值上的速度要快于非贸易的部门或者行业,这个是我们传统测量生长率的方式,每个人的增加值,可以说增加的非常快,而且要快于非贸易的部门,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面有两点,可能实际的生产率,贸易部门增加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全球化,比如说,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在全球化里面,我们把低增加值的生产放到其他地方了,剩下的那肯定就是高增加值的部分。

  你可以看到,一半以上的出口产品,这些价值来自于美国,其实我们根本没有在美国生产,像Apple并没有在美国生产,我们没有生产它的组件,它都是亚洲生产的。而且这个半导体,至少在Iphone里面并不是我们生产的,一半都是增加值在我们这里,主要是品牌、零售等等这方面。这里面的价值很多都留在美国了。

  但是,就业来讲并没有增加,当然你不可能从这一个供应链里面做出结论,每一个供应链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这个领域里,很难得出一个总体的结论。我们会产生的价值,主要是在贸易领域里面,它交易水平比较高的这部分,然后他们产生的。2600万的人口来讲,它实际上都是在非贸易的部门里面找到就业的,很多人是在非贸易这个行业部门里面找到就业的。

  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告诉大家,市场的条件实际上发生了变化,这些工人丧失了谈判的权利,尤其是对于中下技能的工人来讲更是如此。

  这里面我就跟大家解释两点,从不同的视角里面,让大家去解读经济的现象,它是如何影响人们的,同时你如果想了解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必须在微观层面把它拆分,不能只是从宏观层面上挖掘经济的动力,或者动态变化,了解人们到底体验了什么。

  最后一点,我要总结一下,我们做的研究,涉及到很多国家,结论是叫做生物以及就业的多极化。尤其是这些中产阶级所有工作损失了,相对来说我们能够获得的是一些比较高端以及低端的工作份额,所以收入的分配在中间阶层停滞,而在两端变得肥大。

  这不仅仅局限于美国,对于欧洲、对于一系列发达国家所做的报告,实际上模式是完全一样的。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197期斯宾塞:机器正在取代人 全球新分配体系正加速构建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